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间故事 >

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警察

时间:2020-03-09 21:59:30 | 作者:余清平 | 阅读:次

  夜晚,公路两边的灯光纷纷让路,一辆小车疾速行驶在京广高速公路韶关段。杨刚坐在副驾驶位上,望着窗外,心急如焚。本来是不打算回武汉过年的他,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他爸病了,发烧、咳嗽,住院了,让他赶快回家。杨刚在广州当了三年警察,都没时间回去过年,听说父亲病了,心急如焚。领导很快批假,可是,年底火车票紧张,买不到。杨刚只好呼了滴滴车。

 

  杨刚将思绪拉回来,肚子“咕咕”发出抗议,这才想起没吃晚饭,连忙从所长给他准备的纸盒里拿出一个面包吃,刚吃了几口,手机铃声响起,是所长的。所长的话简洁明了:“快归队,有任务。”所长的话,不容置疑,警令如军令,半点不能违反。杨刚怔住,停下往嘴里送的面包,对司机说:“王师傅,请掉头回广州。”

 

  司机答应一声,调头返程。回到派出所,杨刚看到大家在分配口罩、手套和防护衣等物品。他的心即刻沉下来,知道有严重的事。所长向他点点头,说:“这次武汉疫情,专家已经查出不是非典,是新型冠状病毒。现在,大家打起精神,二十四小时值班,分区排查,两个人管一个区,要准时了解各区疫情。大家也要做好安全措施,佩戴口罩、手套,保护好自己。”


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警察
 

  原来,网上传闻成了事实,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比非典更厉害。“咯嚓”,杨刚的心顿时像冰块断裂一样,想起父亲的症状:“父亲莫不是感染了这病?”

 

  疫情紧急,容不得杨刚多想,他领了口罩、手套等物品,与小王一起在网上搜查所在区的户数人口。做好这一切,杨刚走到门外,拨打父母亲的手机,可是,关机。杨刚想,父亲是疾控干部,应该没事。他悄悄进屋,怔怔地坐了一会,给父亲发一条信息“爸、妈,孩儿不孝,有任务,今年不能回来”。杨刚靠在椅子上眯会儿眼。天刚亮,杨刚建一个微信群,将各街道社区的干部拉进群,在群里教大家识别“‘穗康’助健康”二维码,再在网上填《健康自查上报》表和《疫情线索上报》表,登记排查近期有没有出省返回的、从疫区来的和与疫区来的人接触过的这三类人员。再嘱咐各主任教会村民填表,然后统一发给他。

 

  收到自查表,杨刚在微机上一一核实,结果很理想,没有一个涉及疫情的。杨刚再陪疾控干部、街道社区干部一户一户去测量体温,进行核实,谢天谢地,确实没有。杨刚长长嘘了一口气,但也不敢松懈,年初一,他让小王在所里值班,他去巡查。这时,五环社区徐主任打来电话,说五环村528房有个滴滴车司机,刚回来,不开门接受测查。杨刚说:“好,我一会就到。”

 

  停警用摩托车的时候,杨刚顿觉晕眩,一头栽在地上,额头被坚硬的地面蹭了一条伤口。原来,连日通宵达旦的工作,令他身体透支。他闭目躺了一会,再爬起来拿出纸巾擦干血迹。

 

  杨刚来到528房。徐主任他们站在门口。杨刚敲门。门里传出问话:“是谁?”杨刚一听,有点耳熟:“是王师傅吗?我是派出所杨刚,找你是疫期例行检查。”王师傅一听是杨刚,连忙打开门。杨刚让徐主任他们在外面等,他进去。杨刚检查佩戴的口罩和手套,拿着仪器进屋去给王师傅检查。王师傅不咳嗽,不呕吐,没有其他症状,但一测体温,达37.3度。杨刚连忙询问王师傅的家人。回答说他老婆与孩子半月前报了旅游团去了泰国,他没跟去是想趁过年多挣钱。还说他送杨刚回来的那晚,送了两个河南客人,今天刚到家。

 

  杨刚愣了,过了一会儿对在门外的徐主任说:“王师傅发烧,经过疫区,怀疑他是接触新冠病毒携带者,请呼救护车,将我与他送医院隔离检查。”“你佩戴严实,怎么要隔离?”“请按我说的做吧,我额头有伤口。”

 

  其实,这几天,杨刚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一条信息:孩子,放心工作,父亲安好,不用担心。

 

  但杨刚不知道,在遥远的武汉市,他父亲早已被送入重症病房接受治疗。住院前,他叮嘱泪眼婆娑的妻子:“记得每天给刚儿发信息,说我没事,警察是神圣的职业,归队后安心做好防控。”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