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在学校宿舍遇到鬼压床的经历

时间:2020-03-15 18:34:37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拿着洗漱用具出了水房,不止一次地吐槽着我们学校老旧的宿舍,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,所幸水房和我们宿舍只是一墙之隔。

 

  走廊的灯光昏暗而惨白,其中几盏坏了老久,也不见有人来修。一阵微风带动着零星挂着的几件衣服摇曳着,挂衣服的铁线也轻微晃动着。

 

  走廊一年四季都阴暗潮湿,哪怕在夏天阳光最盛时把窗户全部打开,洒进来阳光也驱不散那股子阴森。兴许是采光设计的问题吧,我如是对自己说。

 

  正值实习期,整层十数间宿舍只零星住着五六个人,要么是实习地点近住学校的,要么是留校复习备考深造的,也不似平日里人声鼎沸,骤失的人气令这种阴森感更甚。

 

  我进了宿舍反锁好门,还不放心的检查了一遍。我自小有这毛病,锁完门总担心没锁好又去锁一遍,做一些别的事也喜欢再确认一下。

 

  斜对床的室友今天突然回来,说是有点事要办。他说实习累坏了,早早就洗漱完睡了。

 

  原本宿舍只有我一个人住的时候,看点灵异或惊悚的电影,黑灯瞎火看着才够味。要么就码下字,帮人校校稿,上论坛吹吹水,感觉越是晚上越是思维活跃脑洞大开,通常到两三点才睡。不过怕影响到室友休息,我洗漱完便早早睡了,可能才十一二点。

 

  我有个绝技,沾床就睡,从不失眠。

 

  我们宿舍是那种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的布局,我上了床右侧身面对着墙躺下,很快就睡着了。


在学校宿舍遇到鬼压床的经历
 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猛地就醒了,头皮一阵发麻,感觉有道有如实质的目光在盯着我的后脑勺。

 

  我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,绝不能坐以待毙。我想抄起手头最近的东西起身砸向它,那道目光的主人。但我很快发现,我浑身上下动弹不得,感觉我的身体支配权已经不属于我了,大脑下达的指令到了躯干四肢,犹如石沉大海。

 

  然后我听到了开门声,两个很陌生的声音在门口那说着什么。声音不大,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清,但每一个字我都记不住;每一个字我都认识,但我分析不出话的含义。

 

  我想到了我的室友,他基本每晚都会说梦话,但那两个声音里绝对没有他的声音。

 

  对话没进行多久,没一会儿就停了下来。我感觉四肢渐渐恢复了知觉,有些吃力地坐了起来,浑然忘了要抄东西砸过去的事。往床下一看,什么都没有,只有充电器一闪一闪的蓝光,朦胧的月白,和窗外的风吹叶响。

 

  床板距离地面大概两米高,那么高凝视着我后脑勺的,会是什么东西。看看我室友,平静的睡着,没有翻身,没有鼾声,也没有梦呓。再看看门口,门是关着的,只有门上小窗透进来一些走廊的光。我琢磨着,该不会是遇上传说中的鬼压床了吧?

 

  有文章说,鬼压床其实是大脑醒来但身体没醒来,所以感觉四肢失去了控制。但我听到的声音和感觉到的目光,又是怎么回事。

 

  再那之后,我仍旧是一个人住,仍旧是想熬的夜依旧熬,想看的灵异惊悚电影依旧看,却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。

 

  题外说说我们学校,和其他大学也没啥区别,一墙之隔就是陵园。国内哪所学校不和乱葬岗、坟地、陵园扯上点关系,反倒才奇怪吧。

 

  再就是后山上那说是文曲塔却终年锁着门的塔。我们学校流传着一个宝塔镇河妖的传说,学校里面两个小湖,学校外面两三个野湖,据说还有一个在后山下已经干涸的野湖,镇的是哪座湖就不知道了。透过窗户看宝塔里,空荡荡的。

 

  我记得学校论坛里曾经有师弟师妹发起夜探宝塔(从窗户钻进去)的活动,至于有没有成行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