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故事 >

家传绝学刀法

时间:2019-12-18 17:40:59 | 作者:荻秋 | 阅读:次

  洛城彭家的“五虎断门刀”在武林中赫赫有名,没想到,这回家传绝技却后继无人了。原来,彭家三代单传,少爷彭瑜偏偏对练武没啥兴趣,反而醉心厨艺,终日流连于茶楼酒肆,让彭老爷伤透了神。


家传绝学刀法
 

  最近,洛城新开了家“一缕香”酒楼,有道菜让彭瑜赞不绝口。他喊来了店小二,小二说:“呵呵,这位客官你真是识货。这是我们‘一缕香’的镇店之宝,名叫刀削水煮鱼,是大师傅董炯的拿手好戏。”

 

  这“水煮鱼”彭瑜吃过很多,但都没有那么鲜味的,他捺不住好奇心,偷偷溜进了厨房。

 

  厨房里,只见一个粗壮汉子抓起一条鱼,手中的利刀横削竖劈,薄薄的鱼片纷纷扬起。看他那架势,不像是在杀鱼,反而是在舞蹈。旁边的灶上搁了个锅,盛满了汤料,正用文火烧着,那些飞起的鱼片长眼睛似的,全落到锅里,不到一刻钟,一盆鲜味的“刀削水煮鱼”就成了。

 

  彭瑜忍不住喝彩:“好!”那汉子正是董炯大师傅,他看见有外人窥探,大为生气,把彭瑜赶了出去。彭瑜大声地说:“董师傅,我想跟你学厨艺,你收我为徒吧!”董炯冷笑说:“你这种公子哥儿学厨艺?分明是来消遣老子!”不由分说地关上了门。

 

  可彭瑜不死心,候在酒楼后面的小巷子里,一直等到董炯收工出来。董炯被他纠缠不过,只好说:“好吧,只要你能过我一关,我马上收你为徒。”

 

  彭瑜心想一关还不好过?没想到,董师傅居然让他刀切生鸡蛋,还不能流出半点蛋液。这生鸡蛋一刀切下去,不全稀巴烂了?彭瑜拿起刀“刷刷刷”的连切八九个,砧板上顿时一片狼藉。

 

  他苦恼不已,只好又跑去“一缕香”,想请求董师傅换个题目。脚刚迈进厨房,里头就传来一把女声,她呵斥道:“鸡蛋没加热就打壳,你想让人喝鸡蛋汤啊?”

 

  “加热?打壳?先加热,后打壳?”彭瑜突然想到了什么。面试那天,彭瑜举刀就切,怪事了,那鸡蛋分成两半,可没有半点蛋液流出。再一看,原来彭瑜把菜刀给烧得通红了,刀往鸡蛋里一切,就把里头的蛋液给凝住了。

 

  董师傅连连点头,说:“你懂得鸡蛋加热后会凝固,算你聪明。不过你这是取巧,看我的——”他拿起一把未经加热的刀,“刷”的一下切下去,鸡蛋分成两半,同样没有半点蛋液流出。

 

  彭瑜看得目瞪口呆,董师傅说:“这是内功的结果。小子,你愿意学吗?”彭瑜赶紧点头,就这样,彭瑜成了董师傅的入室弟子。董师傅给他介绍厨房里的帮工,那天无意中启发了他的那位小姐,正是董师傅的女儿董晓英。

 

  彭瑜从此跟着董炯学厨艺,这厨艺可不简单,要扎马、练气、学刀法,彭瑜兴之所致,也不含糊,每天都练得汗流浹背的,从未喊过一声苦,晓英有时也过来帮忙,二人接触的机会多了,也渐渐熟络起来。

 

  有一次,晓英问彭瑜:“你们彭家不是有家传绝技吗?怎么连绝技也不学,反而跑来这里学厨艺了?”彭瑜说:“二十多年前,有个厨子偷学了我家的刀法,被我爹发现了,我爹带了一群人去抓他,结果他摔下山崖,尸骨无存了。我知道此事后,就发誓不再学武了。”

 

  晓英奇怪了:“为什么?”彭瑜说:“五虎断门刀本来就是武林中人传授的,可如今却成了我家的私产,外人不得染指,为此还不惜大开杀戒。这种东西,学来也没啥意思,我才不想学呢。”

 

  晓英呵呵笑了:“你的想法可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 

  这天,彭瑜兴冲冲地跑去董家,突然听到董炯父女的对话,第一句就让他猛地吓了一跳。

 

  只听董晓英说道:“爹,原来当年偷学彭家绝技,摔下了山崖的人,就是你?”

 

  董炯道:“没错。我身上的伤疤,就是那时候给留下的。”

 

  晓英道:“那彭瑜知不知道?”董炯笑了:“他怎可能知道,从当初你给他的暗示,到收他为徒,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,他一直还蒙在鼓里。”

 

  原来一开始自己就被人算计。他们处心积虑接近自己,肯定是为了报复彭家吧?彭瑜这一刹那恍如五雷轰顶,整个人呆住了。

 

  “对彭家的行动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

  “据我所知,应该快了……”

 

  彭瑜听不下去了,他想冲进去质问这父女俩,但他看到晓英婷婷的背影时,又停住了,想了想,猛地冲出了董家的大门。

 

  回到彭家,眼前的情景吓了他一跳。只见彭家大宅门前庭后,一片血污,不少家丁武师躺倒在地上。彭瑜不敢怠慢,顺手拿起一把刀,往里面冲去。到了大厅,只见彭老爷子正一人独挑五名蒙面大汉。他一把断门刀使得虎虎生风,可惜寡不敌众,肩上已经挂了彩,看样子是后继无力了。

 

  这时,旁边观战的紫髯大汉喝道:“彭老匹夫,当年因为我偷学武功被你驱逐时,没想过你也会有今天?你们的’五虎断门刀’,就等着在武林中除名吧。”

 

  彭老爷子怒道:“骆豪,老夫做鬼也不放过你。”说话一分神,臂上又挨了一下。

 

  彭瑜举起刀,手忙脚乱就冲进了战阵中。紫髯大汉骆豪一看,认出是不曾学武的彭少爷,不禁轻蔑地道:“自寻死路!”

 

  彭瑜这才想起自己不会武功,但想跑已经来不及了,一名大汉冲过来,一刀“横山断雪”横削过来。这一刀势大力沉,彭瑜避无可避,只好用刀一架。“喉啷”一声,居然挡住了。那大汉也愣了一下,彭瑜趁这当口,把刀往里斜斜一引,像他平时削鱼似的,“嗖”的一声,正中大汉的要害。

 

  大汉双目圆瞪,目中满是不信:“你,你……”轰然倒下了。彭瑜吸了口气,这侥幸得手让他精神大振,他干脆把平时厨房里学的刀法用上,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,居然杀得那几名大汉落花流水,让彭老爷子喘了口气。

 

  骆豪大怒,没想到这不学武功的愣小子坏了他的大事,他抽出腰间的寒光宝刀,杀入战阵,刀锋直指彭瑜。彭瑜凭借削鱼刀侥幸得手,但毕竟临敌经验不丰富,交战数十回合,便给对方杀个手忙脚乱。几下工夫,大腿、手臂上都受了伤。

 

  彭老爷子见势不妙,从旁杀出,但他已是元气大损,只是几下交锋,同样被杀了个一败涂地。骆豪叱道:“老匹夫,你们父子俩同赴地狱吧,老子成全你们!”说罢,明晃晃的刀便要砍下了。

 

  彭瑜只得把眼一闭,心头不知有多懊恼,如果自己早学武功,今天的结局可能就不大一样了。

 

  没想到,“呛”的一声,一把刀斜里杀岀,拦住了骆豪。彭瑜睁眼一看,竟然是董炯父女。骆豪一惊:“是你?你当年没死吗?”董炯笑了:“托你的福,我这些年过得还可以。”

 

  骆豪说:“你也是来复仇的吧,好,我把老匹夫让给你。”董炯笑了,提着刀,一步步走向彭老爷子。彭瑜拼死想拦阻:“董炯,你想动我爹,先过我这关。”董炯却轻易地闪过他,来到彭老爷子面前,说:“彭老爷,当年你给我的,我这回一并还你。”说罢,双脚一弯,跪了下来。

 

  这下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只听彭老爷子笑了:“你能骗到我儿子学武,那已经是最大的报答,其他的,也不必了。”

 

  彭瑜更是吃惊了:“原来,原来骗我去学那削鱼刀,是爹的主意?但,但师父你不是当年摔下山崖,如今想要报复吗?”

 

  董炯哈哈笑了:“这事说来话长。”原来,当年武林骗子骆豪伙同彭家的厨子董炯,偷学了彭家的绝学刀法。事发后,骆豪骗董炯引开追兵,自己脱了身。董炯逃走时慌不择路,从山崖上掉了下来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彭老爷子不仅把董炯给救了,还把绝学传授给了他,对外则宣称董炯掉下山崖死了。

 

  这次董炯回来,一是因为知道骆豪要对彭家不利,二是为了了彭老爷子的心愿,通过传授厨艺的办法,把彭家绝学刀法传授给彭瑜。但没想到骆豪行动提前了,险些酿成大祸。

 

  彭瑜知道真相后,舌挤不下,他没想到向来闭塞的父亲,还能如此开通。骆豪更不明白了:“老匹夫,你说你救了这厨子还没啥,干吗你还得传授功夫给他?既然传艺给他,为何不连我也一块传了,还要天南地北的追杀我?”

 

  彭老爷子说道:“武功一道,如刀一般。刀在正直的人手中,可以锄强扶弱;刀在居心不良的人手中,则会杀人越货。你本是劣迹斑斑之人,岂能让你把武功学去?但董炯却只是涉世未深,为你蛊惑,一个良心未泯的人,当然有资格继承我家的绝学了。”

 

  骆豪大怒,双方又是一场交战,结果骆豪大败,不得不狼狈而逃。

 

  彭瑜看着父亲,又看着董炯,终于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,他对父亲说:“爹,我以后会用心学武,把彭家绝学发扬光大的。”

 

  董炯笑了,对彭老爷说:“你看,我们这回没白费苦功吧。其实,我还是包藏了点私心的呢。”说罢,看着彭瑜和董晓英两人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

  晓英正关心着彭瑜的伤势,但被大家一笑,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……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纪晓岚巧破兄弟财产案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