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故事 >

同昌号绸缎庄

时间:2019-10-10 16:19:43 | 作者:于博 | 阅读:次

  同昌号老板梁再新打开大门的一刹那,吓了一跳,倒不是因为昨夜大雪纷飞,大地白茫茫的一片,而是门口躺着一个人。

 

  雪,埋住了男孩的大半个身子。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,头发蓬乱,脸色有些青紫,穿着一件开了花的破棉袄。

 

  是不是冻死了?梁再新下意识地弯下腰,伸手在男孩的鼻孔下试了试,长出了一口气。男孩虽然呼吸微弱,但起码他还活着。梁再新把男孩拖进了屋里。不管怎么样,这是一条人命啊。

 

  梁再新用雪把男孩的身子搓了几遍,又给他灌了一碗姜汤水。男孩才慢慢醒了过来,睁开了眼睛,发出微弱的声音。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个人,男孩有些惶恐,但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,便挣扎着要坐起来,看样子是要谢谢眼前这位救命恩人。

 

  梁再新用手制止了男孩。男孩说了一个谢字后,又昏睡过去。


同昌号绸缎庄
 

  五天后,屋外大雪纷飞。屋内,男孩穿着梁再新给他的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,站在柜台旁。男孩一米七多高的个头,两道浓眉,一双大眼睛,皮肤白净,头发也剃了,显得格外精神。

 

  男孩成了奎县最大的绸缎庄同昌号的一个伙计,自然也成为梁再新的徒弟。男孩很会说话,又聪明伶俐,腿脚也勤快,尤其会打算盘。白捡来个中意的徒弟,不用给薪水,只管吃住,这让梁再新很是得意。

 

  男孩说他姓鲍,叫鲍远,家是关里的,父母双亡。实在生活不下去了,听说关东这地方富裕,地广粮多,就跑来了。

 

  一晃,鲍远到店里一个多月了。

 

  这天早晨,大雪纷飞。梁再新带着夫人和女儿小曼去朋友家参加一个婚礼,把店交给了鲍远。梁再新已经五十开外了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,年方十七。

 

  下午,梁再新回到店里,鲍远迎上前,说师傅,您老走后,我打扫屋子,发现柜台旁边有一块银圆,我给您老放到账桌上了。

 

  梁再新点点头,走到账桌前,拿起那块银圆,对着嘴吹了一口气,放到耳边听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他抬头看了一眼鲍远,自言自语道:嗯,这袁大头真是不错。

 

  每到月末,鲍远都把账目拢得清清楚楚,再拿给梁再新看,一年多了,从未出过差错。可这回,鲍远却怎么也对不上账,总是多出三块大洋。鲍远反复核对,算盘子打得噼啪响,在寂静的深夜里,格外响亮。屋内,噼啪声断断续续响了一夜,屋外,大雪也纷飞了一夜。

 

  天大亮了,梁再新走进来,见鲍远趴在账桌上睡着了。桌子上摊着账本,一边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银圆和铜板,另一边是三块摞在一起的袁大头。

 

  怎么,我听算盘子响一宿,是账不对?

 

  嗯呐,怎么算怎么多出三块。我把店里的货都点了两遍。

 

  啊,多总比少强。这样吧,你去睡觉,放你一天假。

 

  鲍远站起身,打了个哈欠,走到屋外。不一会儿,又回来了。

 

  怎么不去睡呀?

 

  洗把脸就精神了,我不能让师傅一个人顶着,能干点儿是点儿。

 

  梁再新打量着鲍远,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亮光,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

 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。

 

  同昌绸缎庄彩灯高悬,鞭炮齐鸣,唢呐声声。鲍远披红挂绿,小曼蒙着红盖头,一起跪拜满脸灿烂的梁再新。

 

  鲍远成了梁再新的上门女婿。

 

  十几年后,梁再新躺在床上,这时,他已经气若游丝了。

 

  远儿,我把小曼和这个不大不小的家业就托付给你了。

 

  爹,放心吧,我一定照顾好小曼,照顾好这个家。只是,今天我要把有些话说明白。

 

  梁再新一惊,听你这话,是话里有话啊。

 

  我不叫鲍远,也不是关里的。我叫于显龙,是二佐的,我爹叫……

 

  没等鲍远把话说完,梁再新突然大声咳嗽几下,然后无力地摆摆手,别说了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,你是于成昆的儿子。你和小曼结婚的头一天晚上,你出去烧纸祭祖,跟在你身后的那个人就是我。

 

 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呢?

 

  这同昌号本来就是你们老于家的,现在又完完全全地还给你们了。于成昆他不吃亏,我梁再新替他打了一辈子工,最后还把姑娘搭给了他儿子。这场赌局最大的赢家就是你爹。

 

  好多年前,于成昆经过拼搏,建起了同昌号,但他后来却沾上了赌瘾。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梁再新设局,通过老千手段,把同昌号改姓了梁。于成昆抱着三岁的于显龙,埋完喝药自尽的媳妇,远走他乡。悔恨、沮丧、内疚,千般滋味如同蚂蚁啮噬着他的血肉和灵魂。

 

 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于成昆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十三岁的于显龙站在床头,听完父亲告诉他的这一切,紧咬着牙关,暗暗攥紧了拳头……

 

  此时,于显龙看着梁再新,心里就像无边的大海,涌起滔天的巨浪,但瞬间化为平静。

 

  您真是一个豪赌之人。我一进您的家门,您就和我赌。先是故意丢在柜台下一枚银圆,后来又在月末结账时在钱匣里多放了三枚。我知道,您这是在考验我。其实,月末的账,第一遍我就算出来了。之所以故意打了一宿的算盘,是因为我要用那噼啪的响声增加赌局的筹码。

 

  你才是豪赌。假如我再晚一些时候发现你,这场赌局就提前结束了。可你笑到了最后,你,才是真正的赢家。

 

  梁再新说完,想抬起头,但终究还是没有抬起,微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 

  窗外,一大片乌云遮住了月亮。

 

  稍后,风起,一时间,大雪纷飞……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辛善人行善
下一篇:没有了